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262章 好厉害的一把刀(第一更)
    “可是孩子怎么办?上次不是说小公子太小吗?”秘书有点担心地问。

    他其实也不是真心担心孩子的健康问题,而是很怵冬言那个外婆……

    简直太能挑刺了,真是鸡蛋里都能挑出石头,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给你上纲上线到危害岑家千古传承的高度……

    惹不起惹不起。

    岑耀古对自己这两个亲家也有了一点的了解,微微勾了唇角,说:“带,不过做好防护。我让人给他订做了很多高空防辐射服,穿起来就没事了。”

    秘书放心了,“那好,我去安排。”

    说完看了看岑耀古的脸色,担心地问:“您的身体还好吧?”

    岑耀古去了戒断中心一段时间,总算是把那股“雪茄瘾”给戒了。

    所以看上去人很憔悴。

    不过他身体底子好,养一阵子就没事了。

    他点点头,“让我再歇两星期。”

    ……

    过完年,温一诺正月初八上班。

    刚进办公室,她的手机就跳出提示,有人给她的银行账号存了一笔七位数的款项,然后还有一份邮件通知跳出来。

    温一诺一看是沈召北的“谅解书”。

    这提醒了她一些事情,她很快签完字回去,然后找傅宁爵说:“小傅总,我想不做蓝如澈的经纪人了。”

    傅宁爵很是惊讶,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指着沙让温一诺坐下,然后去给她做咖啡,一边疑惑地问:“为什么啊?你不是很喜欢他的吗?”

    温一诺坐在藏蓝色皮质沙上,淡淡地说:“……以前年少无知的时候不知道他的身份,做了些出格的事。现在知道了,当然要纠正一下。”

    “他的身份?你是说蓝氏重工的继承人?”傅宁爵端着两杯咖啡过来,放在沙前面的咖啡桌上,顺势坐在她身边。

    温一诺偏头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小傅总,你不会不知道蓝如澈的真实身份吧?或者说,他的真名?”

    傅宁爵摸了摸鼻子,呵呵笑道:“真名?你知道了?”

    “嗯,司徒澈。”温一诺淡淡地说。

    司徒澈这个名字一出,傅宁爵就僵住了。

    他飞快地扫了温一诺一眼,见她脸上表情还算平静,看不出她到底是什么心情。

    可是她的语气,听起来实在不像是高兴的意思。

    傅宁爵讪笑着端起咖啡呷了一口,说:“你怎么知道的?”

    “他自己说的。”温一诺面无表情,手上捧着咖啡杯慢慢转动,没有喝的意思。

    “这都告诉你了……”傅宁爵心里有点别扭,也暗骂蓝如澈为了追女人,真是什么招儿都用上了……

    他看着温一诺低垂的脖颈,小心翼翼地说:“他不愿意让人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怕麻烦。司徒家在国外挺厉害的,不是一般的生意人,而是那种……道上的。他们家在国外好几代都是大哥那种人物。”

    温一诺微怔。

    这她可不知道,也没往那方面想过。

    她忙抬头,看着傅宁爵说:“真的吗?司徒家在国外真的很有名?”

    “你自己搜索一下就知道了。”傅宁爵讪讪地说,“他们家的势力,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我只能说到这里。”

    然后却又不停嘴,继续说:“所以这么复杂的家庭,真的不适合你。”

    温一诺思索半晌,说:“蓝如澈还有个姐姐,你知道吗?”

    “你说沈氏财团的老板娘司徒秋?”傅宁爵忙说,“我知道的,跟她还有过一面之缘,为人很不错,有风度又有手腕,据说曾经沈氏财团是她掌舵……”

    这时轮到温一诺惊讶了,“……沈氏财团曾经是儿媳妇掌舵?”

    “嘿嘿……很奇怪吧?”傅宁爵见温一诺终于不纠结蓝如澈身份的隐瞒了,很高兴岔开话题,忙说:“我也是听我爸妈说的。沈氏财团的沈齐煊,就是现在的掌舵人,其实年轻的时候不怎么喜欢做生意,所以沈家老爷子就专门给他找了个会做生意的媳妇。”

    “原来是这样……”温一诺笑了起来,“现在沈老板喜欢做生意了,不仅喜欢做生意,还动辄就要对别人赶尽杀绝,真是好厉害的一把刀呢!”

    “赶尽杀绝?什么意思啊?沈老板为人很好的,很仗义。”傅宁爵忙为沈齐煊说好话,“我听我爸妈说,我们家曾经遇到过很大的困难,差一点就被岑耀古那个老匹夫弄倒了,是沈老板伸出援手人,让我们渡过难关!”

    温一诺:“……”

    “真的?”温一诺很是疑惑,“不过我看他精神状态不太正常。对他那个女儿宠得几乎变态,谁惹到他女儿,他就要往死里打。”

    “你说沈如宝?”傅宁爵哈哈笑开了,“你别告诉我你惹到沈如宝了……”

    温一诺:“……”

    她放下咖啡杯,没好气说:“你也认识沈如宝?他们家那个宝贝闺女。”

    “嗯,见过,不算特别熟,一般朋友吧。”傅宁爵笑嘻嘻地说,“他们家对这个女儿宝贝得什么似的,我从小就被我爸妈千叮咛万嘱咐,不能惹到这个沈家小公主,否则就要揍我。”

    “我当然不敢惹她,不敢她虽然受宠,但是为人还好,没有恃宠而骄。只是她父母实在太护犊子了,大家都是不敢惹不敢惹……”

    温一诺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可是无妄之灾。”

    说着,她就把大年三十那天的事说了一遍。

    傅宁爵听得一愣一愣,简直峰回路转一波三折。

    温一诺说完了,傅宁爵拍着额头一脸的难以置信:“……就开了个玩笑,沈老板就威胁要对你和你家里人都连带打击?!”

    温一诺点点头,撇了撇嘴,“我骗你干嘛?蓝如澈当时就在现场,你去问他是不是这回事。我当时就跟他说了,不打算再做他的经纪人。”

    “原来是这样。”傅宁爵松了一口气,而且见温一诺对蓝如澈好感尽失,心里十分高兴,故作大方地说:“其实也不必这样。他现在的身份是演员,你只是做他的经纪人而已。而且他的戏马上就要开拍,你现在放弃,就是放弃一大笔佣金啊……”

    温一诺果然踌躇起来。

    傅宁爵笑着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他好像已经知道怎么讨这个姑娘的欢心了……

    “而且你以后就把他当你手下的艺员看待,不要再给他优待,也不要当他是你的偶像,不就行了吗?你不是粉丝了,不用再仰头看他。”傅宁爵进一步说道,偷偷打量温一诺的神情,同时不忘在心里给自己的小心机点个赞。

    温一诺想了一会儿,说:“你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只打算做到他这部戏播出之后,然后你给他另外找经纪人,我们两清了,怎么样?”

    “行,那等这部戏拍完之后再说。”傅宁爵笑着答应她,“这段时间,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陪你打点有关蓝如澈的事情。”

    “这倒不用了。只要我还是他的经纪人,就不会放弃我应该做的事。”温一诺做了决定,站起来说:“那我先走了。”

    “好吧,以后有事你直接来找我,不用预约。”傅宁爵愉快地说,给温一诺拉开办公室的门。

    温一诺出去之后,傅宁爵马上给蓝如澈打电话。

    “阿澈,你把你的真名都跟一诺说了?”

    蓝如澈刚刚送走自己的父亲,此时正在回来的路上。

    他戴着蓝牙耳麦,一边开车一边跟傅宁爵打电话。

    “是啊,说了,怎么了?不是她来找你要求解除跟我的经纪人合约吧?”蓝如澈紧张起来,“你不要答应她,我会找她说的。”

    “晚了。”傅宁爵笑呵呵地说,“她刚走,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把真名告诉她这件事?”

    “你答应了?!”蓝如澈火了,“我没签字就不能解除!”

    “啧啧,瞧把你急的,我说解除了吗?”傅宁爵坐在办公桌后面,长腿翘上办公桌,得意洋洋地说:“她答应我先等你拍完这部剧再说,所以你暂时安全了。”

    安全个头!

    蓝如澈在心里骂了一声,沉着脸说:“行了,我知道了,我在开车,先挂了。”

    他挂了傅宁爵的电话,却转头打给温一诺。

    温一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没多久,就看见蓝如澈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想了一下,还是划开手机接通了。

    “一诺,你听我解释!”电话一接通,蓝如澈就紧张起来,“沈家那边比较复杂,我那天在警局也是不想让事态恶化。而且回去之后,我就帮你找回场子了……你不要迁怒我,不要跟我解除经纪人合约好不好?”

    温一诺:“……”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蓝如澈就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她都不好意思再冷冰冰地划清界限了。

    虽然跟傅宁爵一席话,打消了蓝如澈身上很多的“偶像光环”,可他毕竟是她粉上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偶像,还是有几分面子情的。

    她嘴角抽了抽,说:“阿澈,我不是迁怒,我是为你好,不想让你左右为难。”

    “怎么会难做呢?”蓝如澈的心情奇迹般好转,马上说:“我不怕的,也不会左右为难。”

    “怎么不会呢?”温一诺似笑非笑地转着笔,“你跟沈家关系不一般,可是沈家的大老板对我简直是深恶痛绝。你真的不担心他会继续打击我?”

    “那不可能!”蓝如澈断然否定温一诺这个猜想,“我姐夫不是那种人。他做这么大生意,没有信誉怎么可能成功?他狠是狠,但也很守信誉。”

    温一诺见蓝如澈对沈齐煊评价那么高,又想起傅宁爵刚才说的话,不由好奇地问:“阿澈,我听说沈老板年轻的时候不喜欢做生意,都是你姐姐掌舵,是真的吗?”

    蓝如澈被温一诺转换话题的本事镇住了。

    这是怎样从谴责沈齐煊,转到八卦沈齐煊这条线上的?

    不过温一诺愿意转换话题,蓝如澈当然求之不得,他忙说:“这些事情我知道不太多。我跟我姐的年龄差得比较大,我懂事的时候,我姐姐已经没有在沈家掌舵,已经是姐夫做沈氏财团的总裁兼董事长了。”

    温一诺“呵”了一声,说:“阿澈,你也是你父亲的老来子啊,跟远哥的小外甥一样。”

    蓝如澈听温一诺说起萧裔远这么亲热,眼神微闪,说:“是吗?不过我跟我姐的关系一般,我出生的时候她都出嫁了。不像萧先生,跟他姐姐关系那么亲密。”

    温一诺想起萧芳华,点点头,说:“远哥几乎是他姐带大的,跟你的情况确实不一样。好了,不说这些了,电视剧年后开拍,你什么时候进组?”

    “明天就进组。”蓝如澈挺想见见温一诺,但是温一诺一个字不提,他也不敢提。

    毕竟大年三十的事形成的隔阂,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弥补。

    ……

    很快,蓝如澈开始了他第一部电视剧的拍摄,还是仙侠片。

    而且正如温一诺和傅宁爵开始的预测,从他们在官网挂出第一张蓝如澈“大师兄”定妆照的时候,全网的女人们都疯狂了。

    每天都在微博上刷着#小师妹你放开那个大师兄!让我来#的话题。

    女主角甚至都被大家忽略了。

    更有很多有才的网友就看着这张定妆照就开始写同人和番外了。

    温一诺每天光看这些网友的创作都笑得不行。

    这天早上,她来到公司上班,第一件事除了去公司的各个社交媒体逛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事之后,才给蓝如澈的助理打电话。

    蓝如澈带着助理进了基地在拍电视剧,还没有到出外景的时候,所以探班也比较方便。

    温一诺想问问他的助理,今天方不方便探班。

    蓝如澈的助理还是那个Jason,他接到温一诺的电话非常热情地说:“可以啊,你过来吧,我正好下午要休假,你能不能来的时候给大家带点吃的?”

    “没问题,我会买很多水果和零食带过去给大家分享。”

    温一诺是第一次去剧组探班,心里又紧张又新奇。

    为了低调,她穿了一身浅烟灰色连帽宽松版套头卫衣,细细的窄脚裤,穿着一双白色球鞋,看上去像个刚出校门的女高中生。

    她在网上买的水果和零食,让人先送到剧组,由Jason签收,请大家吃。

    等她到的时候,水果还没到,但是现剧组拍戏的地方来了很多黑衣墨镜男。

    背着手站在门口,跟保镖似的。

    好像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来了。

    温一诺好奇地走进去,四处张望了一下。

    一个穿着套装的中年女人马上走过来说:“剧组暂时封闭一个小时,你是粉丝来探班的吗?过一个小时再来吧。”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群么么哒!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