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掌家小萌媳 > 第200章 琴瑟和鸣
    “我这段时日不在家,辛苦你了。”宋乐山亲了一下谢依楠的手背。

    “有玉兰陪着,倒也还好,这段时日玉兰学的不错,杨掌柜那也已经决定往后有些东西由玉兰来做就好,我也不过是绘制一些图样罢了。”谢依楠被宋乐山拥在怀中,脸颊微红。

    “做这些最是费脑子,也最累。”

    宋乐山笑道:“也快该吃晚饭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你赶了半天的路,也是累了,还是我给你做饭吧。”谢依楠说着就要站起身。

    “我来。”

    宋乐山不由分说的把谢依楠摁回到了座位上头:“我最近在外头,也是学到了两样新菜,你也尝尝我的手艺?”

    谢依楠见状,也只好点了点头:“那我帮着你打打下手?”

    没有他赶了半天路去做饭,而她只在这里坐着的道理,倒是不如两个人一起做饭。

    夫妻和睦,琴瑟和鸣,旁人是红袖添香在侧,那他们为何不能灶房锅台携手?

    宋乐山脸上,浮了一层浓浓的笑意,只拉着谢依楠的手进了灶房。

    香菇酿肉,韭黄鸡蛋,外加一个醋溜土豆丝,谢依楠则是做了烫面饼,熬了稀稀的米汤。

    宋乐山的手艺的确比着从前好了许多,香菇酿肉做的好吃,其他两样普通的菜也不逊色。

    以至于谢依楠晚饭的时候,比着平常,多吃了半张饼。

    饭量倒是见长,就是不见谢依楠身上长肉。

    宋乐山笑着想,却又脑中灵光一现,这目光却不自觉的投向了谢依楠的肚子。

    算起来,他和谢依楠已经成婚一年了,圆房至今,也有半年的功夫。

    这半年里,他绝对算的上的是勤勉的。

    而谢依楠此时饭量增大,会不会说明她已经……

    宋乐山想着,这心思便有些远了。

    谢依楠正在那喝粥,察觉到宋乐山的询问的目光,咯咯的笑了起来:“倒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回来前的几天,月信刚走。”

    也就是,没有身孕了。

    若说没有失落,那是不可能的,但此事到底急不得,且若是表露的过于急切的话,总归会让谢依楠觉得心中难过。

    宋乐山只呵呵笑道:“那倒是无妨,咱们多努力努力也就是了。”

    多努力的意思,宋乐山明白,谢依楠自然也明白,这脸腾的一下,成了大红布。

    宋乐山也不再多说,只将碗筷收了,拿去洗涮。

    夜晚,早日熄灯,努力耕耘。

    宋乐山在家不过待了三日的功夫,而这三天里头,谢依楠觉得她下床的时间,屈指可数,不是在睡觉,休息,就是在……

    嗯……不可描述。

    连这饭,都是宋乐山做好了,端到床边来的。

    “你这回来也待不了几日,按说也该回去多陪陪爹娘的。”靠在宋乐山宽厚肩膀上的谢依楠,轻捻着宋乐山散落下来的丝。

    宋乐山的丝,十分的油亮光滑,倒是比她这个成天精心护理的头摸起来还要舒服一些。

    “我回来的时候先去见了爹娘的,原本我要跟娘说一声这两天多陪了你的,结果我还没开口,娘倒是叮嘱我,家中一切都好,也没什么事,让我这两天好好陪陪你,没事就别回家去。”宋乐山戏谑的笑道。

    曹氏如此叮嘱,这目的不言而喻。

    先前成婚半年之时,就迫不及待的到处寻医问药,这会子这么久没有动静,自然肯定也是更加着急了。

    无论如何的,也要多给宋乐山与谢依楠多创造些在一起的机会,好让她早些抱孙子。

    “你倒是别往心里去,娘年岁大了,只想着多子多孙的罢了。”宋乐山担忧谢依楠因为这个事情心中多想,急忙解释道。

    老年人思想大多如此,谢依楠倒是也十分理解。

    更何况,曹氏暗中催促宋乐山,却也从来不曾在她面前提过催生之事,估摸着也是担忧这个事当面说的话,谢依楠心里头不舒服。

    曹氏顾及这一层,倒也说明她心中把谢依楠看的极重,所以才处处顾虑。

    “娘的心思,我明白,放心吧,我不会多想。”谢依楠笑了起来。

    这个时代的人大都缺乏医学常识,只觉得怀孕是一朝一夕之事,更觉得月信前后往往是最容易受孕的时候,但依照常理来说,正常夫妻几年之内怀孕,都是十分正常的情况。

    谢依楠总是如此,温柔懂事,知道处处体谅别人。

    宋乐山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刮,脸上笑容更浓。

    而谢依楠,则是小猫一般的,在他的胳膊上蹭了蹭,窝在他的臂弯之中。

    宋乐山则是将胳膊给紧了紧。

    宋乐山又在家中待了一日,便要离家继续去忙生意了。

    比着上次的出门需要徒步而言,宋乐山手中有了银钱,也为了方便,买了一匹枣红色的马匹,如此往来也能快上许多,到那边的山里,顶多也就是半日的功夫,若是路上不停歇,一个半时辰也是够了。

    带了一些换洗的衣裳,以及谢依楠亲手做的干粮,宋乐山与她及家人告别,便出了。

    炎炎夏日,外头的蝉知了知了的叫,难免让人烦躁。

    倒是谢依楠这里,整个屋子里头只和宋玉兰两个人在,又放了许多的水盆,倒也算是凉快了许多。

    加上两个人在这里平心静气的,一个专心的打着手链,一个屏气凝神的画着图样,越不觉得天气炎热。

    只不过,宋玉兰编着编着,突然停了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是?”谢依楠正拿笔勾画,看到宋玉兰这副模样,笑了起来:“好好的怎么一脸的愁容。”

    “娘前两天找我说事来着。”宋玉兰张口说话时,索性把手中的东西尽数都放了下来:“娘说帮我相看了一户人家,人不错,让我去瞧瞧。”

    “这不是好事?”谢依楠笑道:“你年岁合适,也该说人家了,你可去瞧了?人怎样,可还合心意?”

    “没去。”宋玉兰有些懊丧的回答。

    “这是为何?”谢依楠有些奇怪,但想起宋玉兰从前遇到的葛家河的事情,知道她必定因此受挫,便安慰道:“我不是说过,这未必人人都是葛家河,不也有像你大哥,二哥一样忠厚老实之人?”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