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战少,一宠到底! > 第2105章 2105 还有以后吗?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韩雨桐侧过身面对她,她的声音很平静,脸上也没半点表情。

    弄得原本已经有点紧张的杜敏,现在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少奶奶是不是在气她问她这个?

    她是不是不喜欢她这么问?

    见杜敏一直不说话,还一脸不安的模样,韩雨桐挑了挑眉:“嗯?”

    “只是听多了,好奇想问问而已,桐桐你要是不想说的话,那就当我没问过好了。”

    对上韩雨桐那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眸,杜敏抓了抓脑袋,笑得尴尬。

    “当你没问?

    可是,以我对你的了解来看,要是我不认真回答你的话,你今晚应该会睡不着吧?”

    “……”杜敏是这么也没想到,韩雨桐会这么了解自己。

    心里要是藏着某些事情,不把它搞清楚或是处理好,她是真的睡不了好觉。

    可是,刚才自己问的那些都属于私人问题。

    要不是她为少爷做点什么,她也不会这么去问韩雨桐。

    “好吧,既然你对我这么好,这点小问题,我还是能回答你的。”

    见她被自己说得都闭口不语了,韩雨桐浅浅一笑:“想知道什么,你直说吧。”

    杜敏看着她,皱了皱眉:“你就不气我问你这些问题?”

    “有什么好气的,正如你说的,你不过是好奇而已,对我又没有恶意,我为什么要生气?”

    “不过,我可提醒你,时间不早了,你要是还不问的话,那我要睡觉了。”

    “问!当然问!”

    听到韩雨桐这话,杜敏立马就急了:“我就想了解下你和唐二少到底什么关系?”

    韩雨桐抿了抿唇,认真想了想:“唐学长对我确实很不错,之前他也曾经说过喜欢我……”“那你呢?

    你当时怎么回答?”

    “……这么焦急做什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唐二少呢。”

    连她的话都没说完,这丫头就焦急地直接将她的话给打断。

    看着一脸焦急的杜敏,韩雨桐再次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没人告诉你,打断别人的话是很没礼貌的吗?”

    “……”有是有,可她是真的焦急想知道呀!杜敏心里的无奈,韩雨桐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当时我已经和沂南在一起了,自然会拒绝唐学长呀,这个还用问吗?”

    “可是,你现在和少、不对,是和那男人离婚了,唐二少要是再表白,你……”“这些未知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很晚了,早点睡吧。”

    她和秦沂南是离婚了,可并不代表她心里这么快就能容得下其他人。

    只不过,自己心里所想的,韩雨桐并不打算在杜敏面前说太多。

    就如她说的,将来的事情,将来发生了再说吧。

    知道她不想继续这话题,杜敏也没再多问。

    大概是心里的问题得到了答案,闭上眼没多久,她便沉沉睡了过去。

    倒是躺在她身旁的韩雨桐,辗转反侧了许久也睡不着,重新将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拿起。

    无意识地将微信点开,看着那个许久没给自己发信息的头像,她还是习惯性地点了下。

    看着秦沂南最后给她发的“晚安”两个字,显示的日期已经是十天前。

    这两个字,换了其他人,或许觉得很简单也很普通。

    可因为它们是秦沂南给自己发的,感觉完全就不一样了。

    从她签下离婚协议书到现在,四天三夜了。

    除了让狄先生给他转了协议里的五个亿给她之外,他再也没亲自找过自己。

    他们俩真的就没有以后了吗?

    让韩雨桐烦恼的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和秦沂南离婚的事情,她该不该和爸爸妈妈说?

    他们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他们年纪也不小了,知道这事会不会对他们打击很大?

    要是因为自己的事,而弄得他们病倒的话,她怎么能原谅得了自己?

    韩雨桐拿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翻看着自己和秦沂南那不算太多内容的对话框。

    看着那一条又一条的晚安问候语,他们俩之间发生过的一切,也慢慢回到了她的脑际。

    从刚认识,到慢慢接触,再后来渐渐熟悉起来……他们仿佛经历了很多,可细想之下,又觉得相处的日子并不算太多。

    不管是开心的不开心的,那点点滴滴的回忆,现在也不断在她脑际涌现。

    那一晚,韩雨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只记得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前,窗外原本漆黑的夜空,也升起了丝丝鱼肚白。

    第二天,见韩雨桐睡得这么香,杜敏也没吵醒她。

    起床收拾了一番之后,便静悄悄出了房门,给她准备早餐去了。

    等韩雨桐醒来,和麦招娣她们一起吃过早餐,两人便开车出了门。

    只是每当想到自己每天对着自己的妈妈,却隐瞒着她这么大的事,她心里还是很内疚的。

    “你是不是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

    在某个红绿灯前停下,杜敏侧头看着上了车之后一直不说话的韩雨桐。

    韩雨桐吐了一口气:“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爸爸还有妈妈说,我怕他们会难过。”

    前几天还腻歪腻歪的两人,一转眼就离婚了。

    这么突然的事,别说老人家,就是韩雨桐这个局内人到现在还没能完全接受过来。

    杜敏点点头:“也是,这种事情确实不太好说。”

    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之前还在选日子来举行婚礼仪式呢。

    现在却……“你要是难为情的话,要不我来和他们说吧,我相信他们会明白的。”

    韩雨桐摇头:“不用了,这种事情再怎么难为情,我觉得还是由我来和他们说好些。”

    “那好吧。”

    杜敏暗中长吁一口气,心里也是无奈得很。

    只能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吧。

    有些事情,杜敏确实不宜在韩雨桐面前说太多。

    但愿一切都能快点好起来,那样的话,少爷和少奶奶也能重新在一起了。

    而那些所谓很严重的问题,也就随之不见了。

    少奶奶,你一定要等少爷!等他把事情处理好了,他会亲自来接你回家的!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