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这个大佬不要惹 > 第六章 好久不见
    袁立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

    在房间里又很是新奇地到处转悠了大约二十分钟,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他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洗了脚,回到床上躺下了。

    叫他不曾想到的是,此时再躺下,竟忽然觉得异常疲惫,一下就睡了过去。

    因为自醒来到现在,这短短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内,无论是情绪上的冲击,还是灵气对身体的冲击,都实在是不算小。

    而他现在的身体,其实本质上还是普通人。

    这一觉睡得异常香甜。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能听到外面有些零星散碎的声响。

    等到基本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摸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居然才刚七点零三分,也就是说,自己刚才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但是却已经觉得精神相当饱足了。

    清醒了片刻,定了定神,他抬头看着天花板,禁不住下意识地想:“看来是真的回来了?这就开始了?”

    然后他抬起双手,不断地虚空抓握,感受着这具年仅十八岁的身体的活力,不由得脸上就慢慢露出笑容来。

    脑子里开始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十八岁呀,人生刚刚开始。

    十八岁的时候,都该做什么来着?

    哦,对了,我现在还在读高三,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

    还有……现在这个时间,貌似早自习已经结束。

    也就是说,我旷课了。

    嗯,很好,崭新的人生,从旷课开始,貌似也不错。

    正在开心地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门外似乎有什么声音。

    他愣了一下,翻身下床,习惯性地套上背心大裤衩。

    但是,手刚刚搭到门把手上,他却又忽然愣住了——那一瞬间,似乎是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本来很是平静欢悦的心,忽然就又砰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似乎要从心腔里蹦出来一样!

    这个时候,门外的声响次第落入耳中,水流声,老爸洗脸的“噗噗”声,老妈好像在说着什么……

    一分钟前的习以为常,却在此刻忽然就有了别样的意义。

    推开门,就能见到他们了。

    修持千年的定力,在顷刻间近乎崩塌。

    深吸一口气,他总算控制住自己。

    但依然心砰砰地跳,握住门把的手,很快就生了一掌的潮汗。

    “呼……”

    徐徐地吐出一口气,他尽量淡然地打开了门。

    “……她还不就是仗着有关系嘛,我们副院长的侄女!我们科上上下下,谁不知道啊。你说这些当官的,真当大家都是傻子,那小姑娘刚来几个月啊,她懂什么?这就让我往上报,你说我这要是报上去,大家该怎么看我?关键那丫头还整天劲劲儿的,跟全世界都欠她钱似的,真是……”

    “正常!别说你们那儿,私企又能好到哪儿去,人类社会嘛,共性……哎,阳阳?你怎么……没去早自习呀?”

    再次深吸一口气。

    然后,眼神对上了。

    他的拳头倏然握紧。

    按说千年岁月已过,有什么事情、何等记忆,能禁得住这么长时间的人世沧桑的洗磨?

    但面前的这两个人,却是他道心的最后一处裂痕。

    在大光明顶闭关那会子,几百年的岁月,闲的蛋疼,各种想法都冒出来过,他也曾想,要是自己一直都没死、没穿越,活个五十六十七老八十的,守在病床前伺候着二老都归了西,再把他们都送到土里,大哭一场,然后才穿越过去,那修行的路上,兴许就没有这份执念了。

    当然,想过之后,他马上就嘲笑自己:到时候的执念,怕就该是老婆孩子儿子孙子之类的了——人嘛,这是写在基因里的本能。

    等到把这些都脱去,也就算是脱种了,就成神了。

    所谓太上忘情……呵呵。

    忘不掉的,久而久之就成了执念。

    执念,即情。

    你就是会想,翻来覆去的想,夜不成寐的想,歇斯底里的想,痛哭流涕的想,黯然神伤的想。

    念而不得,于是成痴。

    “你怎么没上课去?生病了?”

    老爸的胡子刚剃了一半,下巴上还带着一圈剃须沫子,见儿子傻乎乎地站在卧室门口,先就走过来,听到他的话,老妈的话也不说了,放下手里的东西,擦着手快步过来。

    湿乎乎的手搭到额头上,呆了片刻。

    “不烧啊!”

    袁立阳冲老爸笑了笑,忽然伸手,一把抱住他。

    “哎……哎……沫子、沫子……这孩子……”

    他抱得很紧。

    袁妈妈正走过来,看得很是诧异,也把手伸过来,微踮起脚尖,摸额头,“这孩子,怎么了这是?烧糊涂了吧?”

    “爸,好久不见!”

    良久,松开,老爸一脸懵。

    下巴上的剃须沫子少了一大片。

    “多久?不是一晚上吗?”

    袁立阳忽然笑起来,转过身去,直接把老妈又抱住。

    “哎……哎……”

    老妈支着手,手上还有水,“这孩子……”

    “妈,好久不见。”

    他依然抱得很紧。

    抱了好久。

    “哎……哎……”有人拨他肩膀,“松开,别抱那么紧,这是我媳妇儿……”

    袁立阳笑着松开老妈。

    面对的是两人疑惑不解的目光。

    老妈的手又摸上额头来,“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袁立阳耸肩,张开手臂,脸上带笑,“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自己穿越了,在那里过了好多年呀,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两口子闻言对视一眼,然后齐齐扭头走开。

    “以后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穿越小说!你快高考了自己知道不知道啊!别心里没数啊!真是的,发癔症……”

    “什么呀,他就是睡过头了!找借口!你听他瞎扯……”

    …………

    袁立阳的老爸,叫袁伟平,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回本地建筑局上班,不过早几年前就已经辞职了,现在在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上班。

    袁立阳的老妈,叫周慧珍,中专毕业,学的护理专业,现在是宿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脑血管科住院部的护士长。

    他俩结婚主要是因为袁立阳的爷爷和姥爷,当年就是老战友,他俩算是硬配对的,说是娃娃亲也不为过。

    当然,袁立阳觉得很大一个原因可能是自己老妈长得比较漂亮。

    但是很可惜,自己的长相明显随老爸。

    …………

    “爸,你比我记忆中矮了一点,不过年轻了不少,脸上居然没什么褶子……”

    “哦……”

    “妈,我记忆中你可漂亮了,怎么现在一看……”

    “嗯?继续……继续……你妈怎么着?”

    “哈哈哈哈,现在一看,我妈居然真的那么漂亮!”

    老爸冷笑。

    拿毛巾擦着脸走出洗手间,倚在厨房门口,他跟袁妈妈说:“哎,你说他这个既不要脸又不怕死的劲儿,还真是跟我那时候挺像的哈?”

    老妈鼻孔出气,“呵……跟你那时候像不像,我不好说,我倒是觉得,你刚才说这话时候不要脸的劲儿,倒是比验DNA还靠谱。……袁立阳,你是在家吃还是去学校吃?”

    袁立阳举手,“在家吃!”

    “在家吃那记得把今天的早饭钱退回来啊!”

    “妈,我想吃鸡蛋摊饼!”

    “美得你,没工夫!自己看看都几点了!怎么着?放弃高考了?”

    “没……那咱吃什么呀?”

    “昨天晚上剩的米饭,我打个鸡蛋炒炒,再热个馒头。”

    …………

    然而袁妈妈到底还是做了鸡蛋摊饼。

    这是袁爸爸和袁立阳的最爱之一。

    其实原材料特别简单,就是葱花面糊,打个鸡蛋撒点盐搅匀了,油锅里摊成薄饼罢了,甚至没鸡蛋都行。

    只是得一张张的弄,而且不敢大火,怕糊锅,所以比较耗时间。

    老妈亲手做的,而且一千年都没吃着了,那可想而知,香的不行。

    看他吃得那个香甜劲儿,袁爸爸甚至都没舍得下筷子。

    “妈,你做饭真好吃!”

    “呵……那你以后少气你妈几回呗?”

    “嗯!好!”

    “真不容易,又拍马屁又装乖的,可能是真穿越了?但是……别以为我忘了!今天的早饭钱呢?拿出来!”

    …………

    一家人吃过早饭,已经来不及收拾碗筷,因为外头积雪不小,摩托车是骑不成了,袁立阳的爸妈都得抓紧去赶公交车。

    但一起下楼之后,袁立阳却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自行车。

    因为楼下一共就只剩下三辆自行车了。

    当然,他并不着急,甚至压根儿也没打算去学校。

    一顿早饭吃完,他好像是彻底找到了自己的魂。

    那是一种内心所有美好的愿景,一下子都落到了实地的感觉。

    充实,饱满,幸福,安定。

    于是心情说不出的阳光灿烂。

    昨天晚上浮光掠影,心情亢奋之下的他,只是走走走,其实连个人都没怎么看见,所以今天,他准备骑着车子,在城里头好好地转一转、看一看。

    看看这座阔别千年的城市。

    现代化的城市。

    自己的故乡。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