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明日星光璀璨 > 第七章 代练生活
    杨长龙和李妍“同居”后,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那是不可能的!

    没日没夜的网游代练工作几乎耗尽了他们全部的精力和体力,根本没有时间去顾虑其他。

    每天活得跟行尸走肉一般,昏昏沉沉,一上班就面对电脑屏幕,控制着几台电脑主机,不停来回切换游戏画面,保证外挂脚本的正常运作。

    每月工资没有当初说好五六千,一万更是天方夜谭,能够上三千已经是在偷笑了。

    杨长龙毕竟年纪大了,精力不像年青时候那么旺盛,当保安那会值夜班,还能偷懒打个盹。

    现在一上班,他就必须时刻关注着电脑,一不小心睡着过去,一天的工资就泡汤了。

    杨长龙都如此,更别提李妍了。

    刚出社会的她,根本没吃过这样的苦。

    可是即便如此,两个都没有想过离职。

    或许是上一次找工作的经历,让他们都感到心有余悸吧!

    代练的工作,苦是苦点,但相对而言比较单纯,不需要面对复杂的人情关系,不会太大的压力,只要专注自己的事情就好。

    老板徐建彪本身就是性格皮赖的人,只要抽成够他花天酒地,也不会逼着他们每天必须完成多少任务。

    当然谁也不是机器人,杨长龙他们也有偷懒的时候。

    上班空闲时候,他们也会上上企鹅,看看电影,玩些小游戏,消磨消磨时间。

    杨长龙当初建立的“网拍达人”群,意外的加入了六七同城网友。

    杨长龙把李妍也拉进群。

    大家在群里都很活跃,就连生活中内向的李妍,也经常在群里开玩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但大家从不提拍摄的事情,进群就像是为了找个地方聊天解闷。

    或许他们和杨长龙一样,开始只是冲动,冷静后觉得是个笑话。

    都为了生活忙碌奔波,谁有闲心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兴趣上。

    在群里,杨长龙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就是那个叫“土得掉渣”的家伙,经常在群里神出鬼没,前一秒钟明明不在群里,下一秒又突然出现。

    每次都在半夜出现,更诡异的是每次他们聊完天后,第二天杨长龙再去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聊天信息。

    群里其他人都以为群主发疯了,在自言自语。

    开始杨长龙以为自己遇到了鬼,后来又觉得可能是黑客,再后来就更加离谱了。

    对方居然称来自2029年,还说了很多关于未来的事情。

    当他是傻子啊?!

    反正杨长龙一毛钱都不相信。

    为什么如此肯定呢?

    呵呵……五百块钱买彩票的血泪教训,还历历在目啊!

    可偏偏踢又踢不了,半夜的时候,杨长龙也需要一个人谈友,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第二天,常常引来群友的吐槽。

    不知不觉,当代练的生活过去了三个月。

    天气开始逐渐转凉。

    李妍在车库角落处搭了一个简陋的台架,找来几块玻璃,专门帮小区里的人理发,算是便民服务。

    她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是手艺没得说,而且无论男女老幼,业主还是保安都很用心。

    小区的人对这个跛脚的女孩都很喜欢。

    这天一大早,杨长龙就骑着一辆破旧老式自行车,载着李妍去上班。

    经过东北角一处别墅,远远看到有人在搬家。

    杨长龙脚下一蹬,骑了过去,看到别墅主人正在吆喝着工人小心,他挥手热情喊道:“赵哥,你这是要搬家啊?!”

    他赵哥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头发一半已经花白了,身材挺拔,微微有些发福,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给人一种儒雅商人的印象。

    听到杨长龙的声音,他未语先笑,招手道:“是啊,投资失败,这样的大别墅住不起咯。”

    杨长龙刹车停住,一只脚撑在地上,笑道:“赵哥,看你说的,你是大老板,见惯了大场面的人,肯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借你吉言了。”

    说着,他递了一包中华烟给杨长龙。

    杨长龙受宠若惊的赶忙接过。

    烟算太贵,但是做人这份豪气,是杨长龙万万学不来的。

    杨长龙从自行车上下来,分了一根烟给赵哥,帮忙点上,两个人吞云吐雾抽了起来。

    “赵哥,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我花钱请他们来,就是帮我干活的。”

    “嘿嘿……我就随口说说。”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份热心。”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要是你一句吩咐,我肯定是风里来雨里去,任劳任怨。”

    “得得,还喘上了……哦,对了,这次搬家东西太多,有些用不上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这怎么好意思……”

    杨长龙乐呵的搓着手。

    赵哥凑到杨长龙耳边,小声道:“你不要,也是便宜这些搬家工人,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尽管拿。”

    杨长龙会意点了点,双眼放光的朝墙角一堆东西看去。

    那些搬家工人像是看杀父仇人一样瞪着他。

    杨长龙才不会顾忌他们的感受,带着李妍屁颠屁颠跑去“捡宝”。

    这地毯编织的这么精致,不会是波斯地毯吧?拿走!

    这椅子这么重,搞不好是檀木的,搬。

    这个包包上的标志很眼熟啊,一定很名贵,背着装个逼也好。

    ……

    杨长龙在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中间,看到一个黑色牛皮箱,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入手有些沉,他打开一看,一台便携式家用摄影机正躺在里面。

    杨长龙心猛地一抽,好像久违的心弦一下被人撩拨,抬起头结巴道:“赵哥,这个你也不要啦?”

    赵哥看了一眼,随意道:“买来就没怎么用过,好像有点小毛病,你拿去修修估计还能用。”

    “这可要好几万啊?!就这样不要啦?”

    杨长龙在网上关注过这个品牌的摄像机,最便宜的都要好几万。

    赵哥咧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笑道:“它还不如你手里的那个包贵,要是喜欢,你就拿去玩吧!”

    发财啦,发财啦!!!

    一早上,杨长龙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知道住在这个小区的人有钱,可也不是这样一个有钱法啊!

    几万块钱的东西就像垃圾一样随意送人。

    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车库一半被各种“垃圾”塞满。

    等他们赶到工作室已经迟到了。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