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地球不需要系统 > 第六十九章 蹲坑守候
    张楚楚参加完比赛后,因为在比赛中大放异彩获得了并列第一的好成绩,还被市局报到了省厅,参加全国警察大比武的省级选拔赛。

    但是时间很紧,只有一周的准备时间,这样一来,她连和龙小龙约会的空都没有了,再次进入模拟训练系统,抓紧一切时间练习。

    龙小龙被张楚楚在搏击比赛上的表现刺激到了,回去之后也开始了特训。

    不是有人说过么?男人可以被女朋友欺负,但绝对不能打不过!

    这一对恋人疯了似的在模拟训练中各自逮着自己最喜欢的人狂虐,虐完了中级的再上去被高级的恋人狂虐,然后再反过来狂虐高级的恋人。

    不经意间,充实的一周过去了,张楚楚和龙小龙告了别,就和石天龙一起去了省厅。

    龙小龙和张楚楚分开后,想起了之前电视新闻里看过的草场,心动不如行动,便立刻决定去开发区看看还有空地没。

    开发区离市里并不远,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但新闻里说的草场却不好找,龙小龙问了几个人才找着地方。

    黑龙会社奶牛基地?

    龙小龙看着门上的烫金字,觉得难以理解。

    偌大的院子一眼几乎望不到边,光是那铁栅栏的围墙怕是也得不少钱吧?

    里面却是空空的,或者不算是空的,因为院子里长满了杂草。

    牛呢?

    他不禁想起了以前在一份杂志上看过的笑话。

    美术课上,教完抽象画之后,老师让学生每人画一幅抽象画交上去。

    一个学生交了张白纸上去。

    老师问:“你的画呢?”

    学生答:“这就是画。”

    “画的什么?”

    “牛吃草。”

    “牛在哪儿呢?”

    “吃完草走了。”

    “呃,草呢?”

    “不说了吗?被牛吃完了。”

    “……“

    可是,这院子里的杂草多了去了,膝盖高的青草长满了几乎整个院子,一头牛也没有。

    一条唯一的水泥路面从大门直直地通向远处,那里,有几间钢构的房子,门好象是锁上的,也就是说,一个人都没有。

    “小鬼子搞什么明堂呢?这么大的地方空置在这里,莫不是有什么古怪?”

    以龙小龙的思维,完全理解不了眼前的一切,只是出于本能的反感,觉得这里头有猫腻。

    如果就是块空地,那这地方就不太适合建孤儿院了,太偏僻了,最近的村庄也有二里地远。

    总不能让孩子们跟与世隔绝似的。

    想到这里,龙小龙便兴趣缺缺地调转车头往回去了。

    刚离开不到一百米,一辆越野车迎面开了过来。

    龙小龙的目力很好,隐约看到开车的是个年约四十岁、秃顶的中年人,嘴巴一张一合的,表情夸张,不知道是在唱歌还是干嘛。

    “鼻子下边留一撮小胡子,靠,不是影视剧中小鬼子的特点吗?奶牛场的?”

    龙小龙放慢车速,从倒车镜里看着交错而过的越野车。

    果然,那人在奶牛场门前停下了车,摇摇晃晃地走到大门前,应该是把门打开了,然后,又重新上车,把车子开了进去。

    因为几棵大树的遮挡,龙小龙看不到越野车进了大门之后的情形,但他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了:这个小鬼子,建了这么大的院子,却把地空着,想干嘛的?

    他把车子靠边停好,贼兮兮地下了车子,朝着奶牛场潜去。

    这种铁栅栏的围墙,本来就防不住人,对龙小龙来说更是如同虚设,他四下瞅瞅见周围没人,扒住栅栏,双手稍微用力,脚一蹬就蹿了进去,十足一个专业的盗贼。

    越野车停在钢构房子的门前,小鬼子已经进去过了。

    龙小龙从玻璃窗外面把几个房间都看了个遍,却没发现小鬼子的踪影。

    “真是奇了怪了,一间办公室,一间卧室,一间接待室,一间健身房,一间杂物室,一共就五个房间,就这么点地儿,人哪儿去了?”

    他蹲在办公室室的窗户外边,回想着几个房间的情况,确定没有遗漏,所以越发觉得奇怪。

    突然,办公室传来一阵“嘎嘎”的声响,他从窗户的一角探头进去,只见办公室桌后面的椅子缓缓向后移动,一个锃亮的秃头露了出来。

    “有暗道!”

    龙小龙顿时明白了,连忙缩回头,轻手轻脚地离开。

    “主线任务,小林光二的秘密,奶牛场里出现了秘室,那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快去查清楚吧。”

    “我靠,主线任务啊,那可不能含糊。”

    龙小龙翻身出了围墙。

    既然有任务,那就不能走了,他把车开远了一些,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观察。奶牛场外面的田地里有两个小土堆,趴在中间正好能看到越野车和房子,还不容易被发现。

    因为之前小鬼子是从外边回来的,龙小龙确信,他肯定还会有出去的时候。

    不就是蹲坑守候嘛?警察会咱也会。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一直到夕阳下了山,夜幕降临了,小鬼子也没有从奶牛场里出来。

    龙小龙又冷又饿,他裹紧了羽绒袄,由衷地叹道:“这蹲点果然不容易,影视剧里不过是几个镜头的事儿,哪想到现实中却是这么难熬。”

    夜色渐浓,奶牛场依然不见动静,龙小龙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一点。

    “这个时候还不出来,想必是不会再出来了吧,不如明天上午再过来?反正他要出去,十有八九是要开车的,再来之后,看他那车在不在就好。”龙小龙自问自答,其实,不过是给自己找个撤退的理由。真想撤了,怎么都能找到借口。

    所以,他心安理得地离开了奶牛场,回去睡觉了。

    龙小龙回到孤儿院并从里边把门锁好之后,金汉三才关了值班室的灯。

    龙小龙的心里感到很温暖,这个寡言少语的汉子总是默默地支持着他,把他和孤儿院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实在是让人感动。

    金汉三的确没有更多的想法,他们爷俩能有栖身之处,吃穿不愁,完全是龙小龙的照顾。对于龙小龙的行踪,他一点儿都不想知道,他只知道龙小龙的心里有孤儿院,有他和这些孩子,这就够了。只要龙小龙回来了,他就能安心睡着觉。

    第二天早上,天刚蒙蒙亮,龙小龙又起来了,没办法,既然是主线任务,必须得认真对待。

    临走前,他把两枚培元丹交给了金汉三,嘱咐他道:“把药放入小米粥里,确保每个人必须至少喝一碗,多余的匀着喝完,一点都不能剩!”

    “知道了小龙,你放心吧。”金汉三当然知道他的意图,又是集体磕药呗,有过一回经验了。

    龙小龙笑了笑,并没有多做解释,只要他的意图能顺利贯彻下去就好。

    到了奶牛场附近,龙小龙还是把车停好,躲到之前选好的地点观察。

    越野车还在钢构的房子门前,他估计小鬼子应该还在,便耐心地等待,等着他开车出去。

    因为没怎么睡好的缘故,他盯着盯着,目光渐渐失去了焦距,趴在大土堆后面睡着了。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