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妖孽男助理 > 第005章:又一只幺蛾子
    李之焕之前所在单位,文化气息浓郁,每个人都彬彬有礼,和蔼可亲,这是公司老板也是本行业所尊崇的礼仪性公司文化。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离职了,正好碰上程妈妈出事。闲着的他还没来得及规划以后的以后,就顺其自然的“捐”进了美加美。

    这可是个女人成堆的地方。

    李之焕之前跟程昱有所沟通,在程昱回国之前,由他接手这五个店的经营。

    李之焕最先接触的,最适合的人,就是苏杨。

    他跟苏杨接触的时间也很有限,苏杨太忙了。事实实际操作管理还是苏杨,李之焕目前仅是临时调度。所以,一时间他也不可能深入进去。

    处理顾客的事情他基本无缘接手,轮不到他,上次只是碰巧。

    李之焕从来没碰到过彪悍女。那是他的第一次。

    现在,在程昱面前,他突然想拿捏一把。

    “你别急,我马上过去。”李之焕亲切的对着电话说。

    那头的苏杨愣了愣,以为见鬼了。他从来没温柔过。

    “店里有顾客闹事,我先送你回家。然后,我过去处理一下。”李之焕放下手机,对程昱说。

    程昱没做丝毫犹豫,点点头说:“辛苦。”

    “他竟然不怀疑我?”李之焕看看程昱无丝毫波澜的表情,一肚子问号。

    程昱当然相信他,如果不相信,就侮辱了好朋友的自尊。这在程昱或其他人面前,简直太正常了。

    李之焕没法那么想,只有他自己明白,他将面对的是些什么人物。

    锤落了,音也定了,办吧。

    李之焕匆忙赶到位于藏青路9号的第五美容店,一进门就发现小组长青青哭丧着脸站在门后。

    “青青,出什么事了?苏杨呢?”

    “哪~”青青朝前面一间美容房哢哢嘴。

    “哦,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前天晚上这个顾客来做美容,她很有钱,她说的,”青青顿了顿,仔细回忆。

    “她就是这么说的,我记得很清楚,让我们给她用最好的产品,小玉拿出一款新进系列,都是进口的高端产品,还没有进入试用。

    这个顾客一看包装就喜欢上了,指定要它。小玉给我大概提了一下,我也没多想,当时还很高兴,碰到一个这么大方的客户。”青青又停了一下,李之焕有点不解,但他没有做声。

    “由于那晚顾客很多,后来就把这事给忙忘了,忘了汇报给苏姐。”青青又低下头去,一脸的懊丧。

    “然后呢?”

    “今天顾客找上门来,说脸上长了一脸的豆,说我们的产品是假的。”青青的表情由懊丧转为委屈。

    “哦,”李之焕立即意识到今天这事可不像上次那么简单。

    “据……,”李之焕想确定一下,产品到底可不可靠,随即发觉自己这么想太缺德了,这次是脑子欠抽。但是顾客脸上出问题,也必定有原因啊。

    “好了,你不用太担心,过会我再问问苏杨聊的怎么样了,你去忙吧。”李之焕支走青青后,大脑开始转了起来。

    “如果真是美加美的问题,就有些麻烦了。这可真不是脸上出几颗豆的问题,虽然也谈不上毁容,但如果被诉诸法律,同样吃不了兜着走。”

    李之焕这么简单的、大概的想了想,脑门上就渗出汗来。他可不想在程昱完全接手之前,踹一个大洞出来。

    那太丢人了。

    等待是最焦急的事情,一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那扇门打开。李之焕心里焦灼起来,心里一焦灼,肢体就跟热锅上的蚂蚁,加速型蠢蠢欲动。

    等苏杨出来后,他等待的劲儿过去了,反而不急了。

    苏杨没有给他打招呼。

    说视而不见吧,还斜视了他一眼。

    李之焕并未注意苏杨,他看客户。

    女人大约四十出头,全身并没有气派劲,也许平时脸上有,可脸上……

    像被上了一层灰色芝麻粒。很坚固的色彩。

    如果仅是这色也就罢了,底儿是红色的。这么一衬托,就好像一脸的麻疹。

    一脸的麻疹再加一副怒形于色的表情。

    看的李之焕差点没把口里的水喷出来。

    忒吓人了。

    他佩服苏杨跟她面对面将近两个小时。

    “苏经理,事情怎么样了?”看到苏杨送走客户后,问她。

    “下次再来,你接待。”苏杨不接他的茬。

    “先不说谁接待,你总得告诉我具体内容吧,就算是下次我去谈,我啥都不知道,谈球吗?”李之焕故意刺激她。

    “你?”苏杨果真上当了。一对美目开始烧火。

    “还不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怎样了。”

    “她非说是我们的问题,我也没办法。”

    “上帝,你跟她谈了两个小时,最后就落个没办法?”李之焕下巴都快郁闷掉了。

    “上帝是什么玩意儿?我们国家不产这个。”

    “苏杨,咱切入正题,程昱知道这事了。所以,我们要赶紧出个解决的办法。”李之焕有点急了。他用手扶了扶昨天刚配的眼镜。

    “青青应该给你说怎么回事了吧。这个死丫头,招呼都不打,就敢用特殊产品,扣她当月奖金。”李之焕终于明白了,苏杨一肚子火,得一点一点往外放。

    “说了个大概,客户到底想怎么样?”

    苏杨冷冷的憋了他一眼,“会问问题吗?如果那张脸放在你身上,你会怎么做?”

    “……”

    “她属于敏感性肤质,之前由于乱用化妆品,肌肤底层的吸收能力已经遭到破坏,她没有选对产品,我们那套产品是高效型的,针对型很强,所以,她的脸雪上加霜。”

    “那,我们要承担全部责任了。”李之焕叹口气。

    “并不是,所以,我在尽力。”

    “谢谢,辛苦。”这语气真像刚才的程昱。

    李之焕没想到会从自己嘴里崩出这句话。不过,他没想到的事儿,总是恰到好处的传递给对方,让情况弄拙成巧。

    有几次,他自己都认为真有上帝,那上帝还一个劲儿的瞅着他。很舍得随时拯救他。

    苏杨的表情由严肃转为舒缓。她给李之焕的杯子加满了水。

    “下次来,你接待。我还有别的事。”

    “……”

    “打住,”苏杨好像知道李之焕要说什么。“我可不是推脱。她知道我的位置,有些事我做不了主,得是个管事儿的,明白?”

    “明白明白。”李之焕赶紧点头表示同意。“那,你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这件事的核心和外在,这样,我才知道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处理这事。”

    苏杨看着他,像看一个怪物。

    “你就是个天才。”苏杨又扔他一句。

    “……”

    苏杨又瞪他一眼。

    “瞪什么?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苏杨看看位置,果然位居李之焕的右边。顿时无语。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