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妖孽男助理 > 第004章: 一只幺蛾子
    漫咖啡是国内连锁,名气很大。程昱要了一杯经典咖啡。李之焕以为他会要拿铁。

    俩人选择了靠窗的位置,有点小角落,还有一株绿植,盘满了叶子,从对面看去,俩人像被割散了一样。

    “事不宜迟,关于美容工作室的后续事情,你有什么想法?”程昱单刀直入。

    李之焕当然明白程昱的急促。

    “这样,我先来给你汇报情况。”李之焕在脑子里飞快的梳理了一下问题的前奏后续。

    “程妈妈一共经营了五个美容店,近期刚成立了一个办公室,也就是美加美美容工作室。当然,仍然是美加美美容连锁店的加盟。这些你都清楚,对吧。

    财务情况苏杨会做出一个汇报表。至于业务和人员情况,还是苏杨需要做个专门汇报,到时咱们三个一起碰下吧。至于其它的,我不太清楚了。”

    李之焕像是习惯性的对于因不了解而无法全面回复的事情,很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这个苏杨,手里掌握的东西太多,你多跟她接触,尽量把她知道的所有信息全部挖掘出来。”程昱说。“还有,要维护好她的情绪,防止她跳槽。”

    “没问题,这个挖掘机我会做好。”

    “还有……”程昱的话还没说完,李之焕的手机就响了。

    “曹操来了。”李之焕接之前对着程昱说。

    “嗨喽,”

    “你不在中国啊,”苏杨上来就吼,声音大的足以把李之焕的耳膜镇的跳了几跳。

    “不在中国在哪?”

    “以为你去非洲了,这么黑自己干啥。”

    “又斗上了,什么事,快说。”碍于程昱在面前,这些有的没的不能这么赤裸裸的拿来耗时间。

    “店里出事了,你快过来吧。”

    “怎么了?”李之焕表面沉着纹丝不动。心里可是炸了锅。他最怕店里出什么事情。上次因为一个女顾客无端闹事,硬说护理时间缩水,因为后面顾客等的焦急,劝过了甚至答应让步,最后再给她加30-60分钟,不过要等到最后。女顾客死活不同意。嘴巴像机关枪,一开口就叭叭个没完,还扬言不给一个满意的结果不但损店的名声,还要诉诸法律。

    苏杨忙的脚不沾地,后来被吵吵急眼了,一把把李之焕和女顾客塞到另一间空的美容房间,竟然还在外面反锁了门。当然,如果不用锁挂一下,它就会自动打开。

    门是坏的。

    苏杨微笑着对女顾客大言不惭的说:这是我们经理,别上火,他解决您的问题。

    女顾客穿的还是店里的专用服装。与洗浴中心自助服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颜色。没有扣子,腰里一根带子解决了整个前面的问题。

    可是,让李之焕不敢抬眼的是,这女顾客胸部相当饱满。没有纽扣的上衣,有点包裹不住。

    他眼睛不大,但视线范围并不窄。

    即使,他不看她的前胸,只要很有礼貌性的与她对视,那一块还是不由自主的涌进他的视野。

    李之焕不敢昂首。视线如果超过女人,他如何对话?跟墙吗?那女人不疯了,让个神经病来对付她。

    李之焕集中全身的精力,眼球快抖到一起了,还是阻挡不住那两个炮弹对他的轰炸。李之焕只好捡最好听的话,不停的说,喋喋不休。

    女人听的一愣一愣的。她蛮以为没人比得过她的快嘴巴,没想到,一个男人的嘴巴竟然也快速的如此凶残。

    她打死也想不到,李之焕的快嘴是为了转移她带他的窘态。

    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李之焕,她越盯,李之焕越紧张,越紧张,嘴巴就越嘟嘟的快速。后背开始汗涔涔的潮湿。李之焕一刻也不敢停。

    “您看,我们这里业务这么好,肯定不只是产品好,态度也好,这是一个公司经营的理念,也就是文化。令所有顾客舒服,满意,就是美加美最大的宗旨。您这么漂亮,又有气质,身材又好,人更不用说了。”说到这里,他看到顾客的表情轻松了一下,自己也放松了,喉咙里干的像火烤,这个空房间没放饮水机。

    于是,他眼球一低,喉咙里咕咚咽下唾沫,他需要湿湿嗓子。

    就这么一瞬间,女顾客突然发出穿透屋顶的尖叫。她顺着李之焕低眼球的方向衡量了一下,发现正好直射她那饱满的胸部。

    “来人哪,抓流氓,有人耍流氓啊~~~”,同时她用双手紧紧抓死往上提的领口,把肚皮都露了出来。

    李之焕这次可是真傻了。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李之焕这才清醒过来,急速冲了过去,他根本没注意这扇门是内推,外面急速往里推门,碰上急速奔逃的李之焕,就妥妥的撞了。

    李之焕觉得自己跟唐僧飞着去西天取经了。

    他眼前全是金星乱舞。

    女人的尖叫似乎也消失了。

    半天,一只柔软的手在揉搓他的耳根,惊扰了他,才缓了过来。

    房间只剩下他跟苏杨。

    苏杨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呢?”

    “谁?”苏杨装傻。

    李之焕想了想,问:“就是那个女巫婆。”

    “哈哈~~~”

    苏杨又忍不住大笑。

    “回了。”苏杨无所谓的说。

    “回了?”李之焕惊叫。“谁让她回的?”

    “怎么?不让她回继续叫你流氓吗?”

    “你!?”李之焕气的说不出话来。“谁流氓啊,我看她才像流氓,不对,是无赖。”

    “我问清楚了,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她怎么说?”

    “她说没有。”

    “事实啊。”

    “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动她。比如,抓她,搬她,推她之类的。”

    “……”

    “她说没有。我就纳闷了,那你叫的哪门子流氓啊。”

    “对啊。”

    “她说,”苏杨又快忍不住了,死咬嘴唇不发出爆笑。

    “说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说你用的无形色爪。”

    “什么叫无形?还色爪。”李之焕不得解。

    “就是眼睛色迷迷的。”

    “我去!”李之焕握紧拳头。“我眼睛要是会说话,证明我的清白,非得让她尖叫着道歉不可。”说着还用它们白了白苏杨。

    “行了,事情结束了,以后得注意自己啊,不能得罪顾客,顾客是上帝,没她们我们不就饿死了。”苏杨说着就要往外走。

    “你等等。”李之焕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嗯?”苏杨没动,用眼睛看看自己胳膊上的手,又看看李之焕。

    李之焕赶紧把手放下。

    “你还没回答完呢,她怎么就同意走了?这可是个谜团,像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善甘罢休?”

    “当然有条件啊。”

    “什么条件?”

    “下次免费。”

    “……”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