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妖孽男助理 > 第002章:太阳重新升起
    李之焕不知几点入睡的。他醒来的时候,又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他睡眼惺忪的打开门。

    一个激灵,睡意顿时全无。又是一个美女。

    美女一笑,这笑似从哪里见过。

    他定睛一看,才知道,是昨晚的那位。她重新化了妆。

    “不,不好意思。”李之焕出于本能又张嘴道歉。“那个,昨晚,我不是有意的。”

    “我能进去吗?”

    “这……。”不是不能,而是总令人不好意思,毕竟这是李之焕刚刚还在睡觉的“卧室”,

    但,李之焕没法拒绝,他由不得自己。心里一万个拒绝,身体却被鬼推了一样,闪身躲开了。

    房间里有些温热,李之焕的床散发着身体的味道。这正是他不好意思的地方,太暧昧。

    但美女似乎不觉,她脚踩细高跟,袅袅婷婷走的风情万种。

    美女走到窗前,唰,一把把窗帘拉开,并且开了一扇窗。

    李之焕见状,说了句“抱歉”,一把抓了衣服,受了惊吓的跳骚般一头钻进了换衣间。还好,他不是一点,拿浴巾把身体裹了一少半。

    穿好衣服,又在水笼头冲了一把脸,用手调理了头发,额头的,尽管,调不调没啥区别,寸高而已。但出于顺手或者说是颜面,他还是把自己全身“调理”了个遍。

    收拾完毕的李之焕精神焕发,他一脸笑意问:“喝水还是饮料?”

    面对如此绅士风度,美女仅瞅了他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了电视。

    可能怕一种不协和的声音从卫生间流出来,比如,李之焕小便之类的,她为了避免尴尬,就把电视打开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李之焕感觉有个第三者的声音,恰恰缓和他跟美女之间对话停顿的尴尬。

    “什么都不用,这里又不是你家。”美女说。

    “哦。”李之焕不知咋接口了,他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立也不是。手也不知往哪摆了。

    美女穿的是长开叉旗袍,光滑明亮的丝质绸缎般沿着曲线流淌。尤其,开叉处那段雪白的小象腿,像不带打弯似的。

    李之焕在心里大大的打了个赞叹号,真没见过。

    “昨晚,”美女转过脸来,正视他。“你还有印象吗?”

    “昨晚?”李之焕心又被提溜上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讪讪的歉意。

    美女听他说完,乐了。

    “你误会了,我是说吃串喝酒那会。”

    “怎么?”

    “听你们在说关于美容话题,我非常感兴趣。”美女抿了抿嘴,然后嘴角漾起一丝笑容。“尤其,从一堆男人嘴里吧啦美容,我更好奇了。”

    这个话题引起了李之焕关于噩梦,另一个身在美国的发小程昱,以及自己未来的诸多问题。他心里立马布满了阴云。

    “噢,是这样,我们原本有几个美容连锁店,这不是想扩大业务,本来是加盟,觉得发展不大,所以考虑转行。”

    “转行?”

    “噢,不是,扩大。”

    “嗯。”美女点点头,刚才李之焕的那句“转行”仿佛让她很惊了一下。“我呢,正想找个就近的店做做皮肤护理,平时太忙,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路上。据说你们有家店在朝阳路上,正好我就在那块住。”

    “那敢情好呀,我超级欢迎。”李之焕心里更乐了,平白捡一个大客户,待接到程昱时,定要把这一件以奇制胜的趣事告诉他。

    “您,就为这件事……吗?”李之焕脑子完全清醒了过来,睡意像黎明前的黑夜,消失了。

    “不然呢?”美女眼神含着不解的问号,甩了过来。

    “当然,还有,以后再住酒店悠着点儿,有事没事别半夜三更乱叫。”美女又补充了一句。“提个醒儿。”

    “……”

    还没等李之焕再次表达不好意思。走廊突然出现了隐隐类似鬼哭狼嚎的响声,好像一只只不知名的小动物集体受了伤。美女抬起头,李之焕也抬起头,同往门口看去。

    那声音越来越近,径直进了房间。

    李之焕凝听了一会,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是五音不全的树子在唱歌。

    波子他们来了。

    还没等他完全愣过神来,波子一个箭步跳到了门边。美女坐在床边,李之焕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进门直视大床,却看不到桌子边上的人。

    波子“噫”了一声,后退看看门牌号,没错呀。

    有一瞬间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走错房间了。但略过几秒,就反应过来了。

    他一把抓住身边不控制就要往里闯的树子。

    波子用弯的中指弹弹门,表示礼貌。

    美女转过脸看了一眼,没作声。她早看到了,只是没做理会。

    波子和树子对看了一眼,也没作声。

    “进来。”

    李之焕用“老板”式命令。

    波子和树子走的轻若雏燕。他们自己也不知怕惊扰了什么。

    “还不知您贵姓,这是我名片,过两天去你们店里,一定优待哦。”美女款款起身,一股优雅带着香水味飘然而来。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李之焕,欢迎光临,后会有期。”他想站起来握一把美女的手,美女却没伸出来的意思。刚刚探出头的手掌立即萎缩了下去。

    美女经过波子树子时,投了个带笑意的飘渺眼神。波子树子立即点头恭笑回礼。

    待美女咔咔的高跟鞋声彻底消失,波子一把把李之焕摠到床上。

    “老实交待,昨晚,后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你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不过,你也亲眼看到了,我现在没火了,发动机改变了。”李之焕讪笑。

    “臭小子,因祸得福啊,”波子一脸的嫌弃。“你的手机呢?”

    “找我手机干啥?”

    “自己拿出来看看啊。”

    “哎,别,”树子像是站在俩人中间拉纤绳比赛的裁判,随着他俩的你一言我一语,他左一眼右一眼看的一头雾水。

    “别什么?”波子趁李之焕找手机的空儿,瞅着他。

    “怎么?昨晚焕子睡一夜酒店,还睡出艳遇了?”树子的嘴巴更是赤裸。

    “艳遇?艳遇送上门他都不敢碰。”波子不屑的说。“瞧,刚才不是证明了。”

    “哎,我说你俩别再叨叨了,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离家那么近,把我扔酒店,你们可真是我的狐朋狗友。”李之焕回击。

    “我怎么觉得刚才那美女有点眼熟呢?”树子使劲回味着问。

    “昨晚撸串时的邻桌,唯一的一位大美女。”波子提醒他。

    “啊哟,瞧我这脑袋。”树子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你俩该去上班了。”李之焕提醒道。“不用来看我,一个大男人在家门口还能怎么着。”

    “你失业又运气不佳撞车,噩梦做的哇哇叫,我们怎么能放心?”波子说。“不过,因祸得福,说不定你要时来运转。”

    “就是,程昱这小子从美国回来了,你协助他做好美加美,不比在别的单位打工强?另外,转身遇到美女,运气转好,艳福又不浅,何乐而不为?”树子在边上帮腔。

    “是是是,我从此吉星高照,OK了吧。”李之焕觉得被酒精侵蚀的脑袋还隐隐作痛。“太阳重新升起。”

    “知道就好,赶紧看手机吧,程昱给我打电话说,你的手机一直关机,他担心死了,以为

    你怎么了呢。好了,你没事就好,我们去上班了,你跟程昱赶紧联系。”

    完毕,俩人做鸟兽散。

    房间一瞬间空荡下来。

    李之焕愣了愣神,才想起来还有件事没做。

    “波子,你小子还欠我一个承诺啊。”他随机大喊着追出门。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