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开户注册网

金沙开户注册网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听板凳说了墨容清扬跳河救人的事,山鹰几个都很钦佩,叫老大也叫得有那么一点心甘情愿了,只有宁安脸色不好看,把板凳拎到后院狠狠的训了一通。

    板凳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安哥发这么大的脾气,不敢吭声,搭耷着头,老老实实受着。

    宁安发完脾气,摆摆手让他走,板凳见他脸色好看了些,说,“安哥,你不是讨厌清扬么,这么紧张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她了呢。”

    宁安的脸瞬间又沉下去,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把他提得离了地,恶狠狠的道,“你知道什么,她要有个闪失,咱们都得完蛋!”

    板凳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倒了,啊了一声,“为,为什么?”

    宁安懒得解释,将他往地上一墩,转身就走了,留下板凳狐疑的摸着后脑勺,半响才道,“还不肯承认,明明就是喜欢吧。”

    板凳刚回到前院,墨容清扬朝他招手,“板凳,咱们今天不是要去见刘雁礼么,走哇!”

    板凳应了一声,提脚走到她身边,听到宁安对墨容清扬说,“你今天跟着我,板凳和小诸葛一组。”

    墨容清扬,“为什么,我跟着板凳挺好的。”

    宁安没说话,目光一斜,冷冷的瞟了板凳一眼,板凳忙道,“老大,你还是跟着安哥吧,跟着安哥能学到很多东西的。”

    宁安负着手,昂着头,提脚往院门走去,墨容清扬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到了外头,墨容清扬问宁安,“你不是不愿意带着我么,怎么现在又愿意了?”

    宁安看着前面的路,淡淡的道:“为了避免再发生昨天那样的事,还是我亲自带你的好。”

    墨容清扬喜滋滋的问,“你担心我呀?”

    宁安摇头,“我担心我自己,还有板凳他们,你要是有个闪失,咱们全得掉脑袋。”

    墨容清扬气得将他狠狠一推,自已走到前面去了,宁安看着她气呼呼的背影,微微勾起了唇角。

    刘雁礼对他们的到来并不意外,他对墨容清扬鞠了一躬,“昨天的事,谢谢你。”

    “一点小事,不足挂齿,”墨容清扬摆摆手,“不过你为什么要寻死呢?”

    刘雁礼坦荡的看着她,“我没有寻死,只是在那里站久了,有些晕眩,不知怎么栽了下去,没弄清是谁杀了倩如,我是不会让自己死的。”

    墨容清扬很惊讶,“你知道五夫人是被谋杀的?”

    “虽然倩如并不甘愿嫁给杨海生,但她不会因为这个寻死。”

    刘雁礼说,“她是个孝女,双亲尚在,她怎么会舍弃自己的生命?”

    墨容清扬问,“你觉得是谁杀了她?”

    刘雁礼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杨夫人容不下她,对她很苛刻。”

    墨容清扬又问,“听说五夫人成亲前,你们很要好,为什么你不娶她?”

    刘雁礼垂下眼帘,黯然道,“因为我是个穷卖画的,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娶妻,倩如的爹身体一直不好,经常要看大夫吃药,她是个孝女,嫁给杨海生,她爹就有钱看病吃药了。”

    墨容清扬说,“为了一点钱,相爱的人不能白首,岂不是终身遗憾?”

    刘雁礼苦笑,“遗憾是遗憾,过日子是过日子,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墨容清扬心里有些不舒服,起身走到书桌边,看到上面全是画像,尽管画上的人有不同的服饰和姿态,却是同一个人,容颜皎好,或含羞带怯,或抿唇微笑,或平静沉思,皆栩栩如生,墨容清扬只见过死去的五夫人,青白的脸,发乌的唇,有些骇人,但看到这些画像,才知道五夫人果然是个美人儿。

    其实刘雁礼和五夫人也算得上男才女貌,情投意合,只可惜……她突然就有些唏嘘起来。

    一直没吭声的宁安突然说,“五夫人成亲后,你们私底下还有来往?”

    刘雁礼有些不自在,点了点头,“见过几次,我只是想看她过得好不好?”

    “五夫人说过些什么?”

    “就说杨夫人不喜欢她,趁杨海生不在的时侯欺负她。”

    “杨海生对她怎么样?”

    “对她很好,很疼她。”

    宁安说,“五夫人怀有两个月身孕,你知道么?”

    刘雁礼猛的抬头,不敢相信的问,“她,怀了孩子?”

    “她没告诉你?”

    刘雁礼茫然的摇头,“没有。”

    宁安盯着他,“孩子是你的么?”

    刘雁礼像被针扎了似的,差点跳起来,“当然不是,我与倩如清清白白,你怎么可以胡乱猜疑,你简直,简直不像话!”

    他越说越生气,面红脖子粗的嚷着,气呼呼的把宁安和墨容清扬赶了出来。

    站在门外,墨容清扬望着熙熙攘攘的长街,缓缓呼出一口气,“板凳说凡事不能凭猜测,得有证据,可我还是觉得刘雁礼不是凶手。”

    宁安,“何以见得?”

    “直觉。”

    墨容清扬说,“我看了他给五夫人画的画像,如果不是爱之深切,画里的人不会那么美,他把自己对五夫人的感情全融在画里了。”

    宁安嗤笑一声,“如果他在演戏呢?”

    “怎么可能?”

    墨容清扬不信,“还有,你怎么可以那样问他,多伤人啊,难怪他会气得把咱们赶出来。”

    “就不能是欲盖弥彰?”

    墨容清扬鼓起腮帮子,“宁安,你怎么看谁都是坏人?”

    “我不是看谁都是坏人,而是事情没搞清楚前,谁都有嫌疑。”

    墨容清扬哼了一声,“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理解刘雁礼和五夫人之间的感情的,他们相爱,却被迫分开,刘雁礼怎么可能杀五夫人?”

    “说得你好像很懂似的,”宁安环抱着手臂看她,“喂,黄清扬,你喜欢过谁么?”

    “那倒没有,”墨容清扬也环抱着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我喜欢的人,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她摇摇头,甚是婉惜的样子,“宁安,你没有希望了。”

    宁安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朝她作了个揖,“我谢谢你!”
澳门新葡萄京997755一起斗牛牛赢现金游戏下载大全威尼斯人城娱乐糖果派对游戏规律安卓游戏